首 页 学校概况 规章制度 漯高校史 机构设置 校长介绍 领导班子 校园风光 校园文化 学校荣誉 高考专栏 领导关怀 教学设施 文明风尚
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教学公告
无标题文档
学生 老师
市教育局党组副书记孙洪义
“礼赞共和国 智慧新生活
漯河高中高三年级党支部召
高扬精神,砥砺前行 ——
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 —漯
漯河高中高二年级党支部召
漯河高中召开“不忘初心、
漯河高中举行“不忘初心,
漯河高中举行纪念九一八防
同济大学“卓越生源基地”
漯河高中召开教师节表彰大
王海东校长受邀出席基础教
市总工会领导看望慰问漯河
漯河高中李淑芳老师在诗词
2019年9月各年级、备
漯高校友简介
特大喜讯(更新中)
漯高名师简介
漯河高中2009年高考一
一号特大喜报:漯河高中齐
漯河高中举行2011-2
漯河高中2009年高考二
将军香樟满园春 耄耋学
2015年高考喜报
特大喜讯
漯河市第二届“漯高杯”中
漯河高中2014年高考光
特大喜报----2012
高二年级班级查询通知
风雨六秩铸盛事 百年大
 
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效课堂
   那些带引号的“高效课堂”,因为它们正以扑朔迷离的各种幻象,打着素质教育的大旗,披着高效课堂的外衣,大兴应试教育的“妖风”。李鬼太多了,自然就会坏了李逵的好名声,并且蛊惑迷乱着课改,引领着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从此远离真正的教育本质而舍本逐末,那么南辕北辙的教育越发变得不太正经,遭人厌恶。

   我当然一直在为了课改而不遗余力地摇旗呐喊,不改就没有出路。基于对中国教育的基本诊断,我们认为教育的问题集中在课堂上,或者换个说法,教育患了“课堂并发症”,揪住了课堂、解决了课堂问题,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,这和找准了支点,便能撬动整个地球说法差不多。

   “课改就是从油锅里捞孩子”,改首先是为了让孩子们“不跳楼”。而救救孩子也其实没有多么的高难度,只要去想办法“改变学习状态”,那么自然而然地就会引发学生精神状态、发展状态的改变。一旦在课堂上能收获快乐、找到感觉、获得尊重、激发出对生命的热情,我想跳楼的几率一定会降低。如果这一代学生有希望,那么我们的未来才真正有希望,不是说孩子就是未来吗?而那些加引号的课改,不以解脱和改变学生的“状态”为要旨,反而越发加剧着学生的厌学甚至厌世情绪,“变形”的应试教育正日益危害着我们的教育,如果任由它们存在而不去戳破甚至“打假”,那么教育就会犯南辕北辙的错误,仍然会有更多的孩子会继续从教学楼上跳下去!即使今天不跳楼,可后天呢,即便不自杀,可杀别人呢?

   因此,课改是在“放生”,这是一份有良知的、关于“人”的事业。

   有人说我们是在重新解构中国教育,那么这种“重构”也是循着新课改理念进行的。什么叫重构?如果教育回到一个“人”字上就被叫做“颠覆”的话,那只能说明我们曾经的教育实在是离人太远!

   如果你觉得旧城改造不错,那也应该接受教育的“重构”才对。

 高效课堂有“四维目标”

  “知识的超市、生命的狂欢”。

  “超市”是从分层出发,基于“学情”实施分类,即分层目标、分层学习、分层达标、分层作业。“超市”,凸显出对学生学习主体、学习能力、学习内容、学习个性、方式方法的尊重,它遵循的是差异性、选择性、人性化、个体性的教学原理。

   “狂欢”是更加关注学生的课堂学习状态,把学习氛围、学习兴趣、学习情感当成最重要的评价依据。课堂知识达标率即便是100%,但课堂气氛沉闷压抑,这样的课堂依然打“零分”。上课不仅是一场学习经历,更是一次充满情趣愉快的情感旅程,唯此才能“让学生怕下课”,才会废寝忘食、乐在其中。

   如果从教育学的角度,高效课堂必须具备三大特性:主动性、生动性、生成性。从教育目标上解读,高效课堂是把新课改的三维目标加以实化的,即实现从知识到兴趣、再到能力、抵达智慧的飞跃,简单地说,是立足于“学会、会学、乐学、创学”,高效课堂是在追求“四维目标”,实现更高层次的教育,即超越原有的知识与技能、过程与方法、态度情感价值感,而上升到通达智慧的层面。人类文明的传承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,严格说来,靠的正是智慧,假如课堂只能给予学生知识却最终形不成智慧,那课堂即便能够满足“三维目标”,我以为仍然是有缺陷的,而高效课堂恰能够补正这个漏洞。

   因此,高效课堂绝对也不可能是时下有人从字面理解的“高效益”的课堂,这样的“高效课堂”是肤浅的、低层次的、功利的、应试的,真正高效课堂的内涵十分丰富。高效课堂把“自主、合作、探究”当成课改的“六字真言”加以行动阐述并加以发展,在课堂环节上“落地”为“预习、展示、反馈”,在学习方式上转化为“独学、对学、群学”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灵魂是“相信学生、解放学生、利用学生、发展学生”,围绕这个灵魂重构两个关系,即变传统教学关系中的“惟教”为“惟学”,变传统师生关系中的“惟师”为“惟生”,认为课堂最宝贵的教学资源是“学生”,“两惟”的核心是“学和学生”,主张“让学习发生在学生身上”。

  高效课堂的理念承载在高效课堂模式之中。以杜郎口中学为例,课堂模式是10+35,规定教师讲的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,有人质疑说课堂教学岂能限制教师讲,这样的质疑应该说不是没有道理,但却没有明白另外一个道理,课堂仅仅有限的45分钟时间内,不限制“讲”岂能保障学生的“学”?这道理朴素到和“红灯停、绿灯行”没有差别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核心是“学习能力”,因而高效课堂认为素质教育的“素质”其主要内涵正是学习能力,课堂一旦仅有知识本位而离开对学习能力的培养,这样的课堂是低层次的甚至是应试的。我们固然可以承认知识能够通过灌输获取,那能力呢,智慧呢,可以靠灌输得来吗?离开了“在经历中体验”这一过程,死记硬背和知识灌输则显示出必然的劣势,传统教学方式太过原始,由此而导致的传统课堂“配置”过低,我甚至怀疑传统课堂的“立意”是错误的,方向也是错的,它无法承载素质教育的需要,这样的课堂学习能力从何而来?得舍弃“马车”换乘“汽车”,尽管有些不情愿,试着“心一狠”吧,舍得舍得,有舍方有得。

   为了捍卫“学”的神圣,并且培养“学习能力”,我们依照新课改转变教的方式、转变学的方式、转变评的方式这一理念,坚决要求“把学习还给学生”,这是“事归原主”。尤其是关于“教”和“教师”,我们以为传统的教学方式是把教师定位在“二传手”上,教师的职业倦怠和压力其实更多就来自于这样的定位,而发展教师“专业化”其实就是在培养“二传”技艺,问题是即便是“二传”的技艺达到了登峰造极了,那假如今天的课堂是否会因为教师的情绪不高、愿望不强而技艺发挥不好呢?高效课堂正是基于这样的怀疑,从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出发,锻炼学生的“一传”——让学生动起来,和知识直接对话。这个对话的过程就是“学习”。学习即经历,学习即失败、反馈、矫正,学习即创造、成长、收获,知识一旦离开了应用,课堂一旦拒绝生成和生长,教学一旦变成了灌输和填充,那让学生得来的则只能是“死知识”,而“活知识”必须生根、开花、结果,能够让学生一生“带得走”、“用得上”,因此我们从相当高度上认识学习能力,我们主张,唯有致力于对学生的学习能力的培养,才能生成他们的终身发展能力。

    高效课堂首先“立人”,因而它是一个“教育”概念。

    它有三大系统作为基本的支撑。

 高效课堂的三大支撑

  “高效课堂教育”有三大系统。

   首先是文化系统,其次是评价系统,然后才是课堂教学系统。

 一、   文化系统全称为“高效课堂文化”系统。

  课改改到深处是课堂,而课堂的深处是文化。在我们看来,传统课堂背后也有文化作支撑,但这种文化是什么形态和性质的?我们把它叫做“不相信学生文化”,因为太多的“不相信”,才导致不放手、不放心、不信赖、不归还……才有公然的“替代和包办”,才有命令、指责、干预、统一、惩罚……说到“根”,是陈腐的专制在作祟!

  一个专制而冷酷的课堂岂能有学生的开放、创造、狂欢?难道他会乐在被奴役、沉迷于被压抑、陶醉于被囚禁?教育即解放!解放。解放什么?简单说,解放时间和体力,解放智力,解放观念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72年发表的《学生生存》著名报告中谈到:教育能够而且必须是一种解放。解放学生的主体性,解放学生的潜在能力、创造能力和开拓探索精神,促进个性的发展,让学习者成为”他们获得知识的最高主人,而不是知识的接受者”。

   当下中国的教育学实在应该是“教育解放学”,解放的主体是学生,其次是教师。因此课改又哪里是牺牲教师权益呢,相反,高效课堂一直在主张教师权益,维护教师的合法利益和捍卫教师的尊严,教师理应享受到尊崇、自由、快乐,享有发展的、自在的、幸福的生活。

   如果一种教育是在牺牲教师“成全”学生作为代价,那这样的教育一定不是好教育。如果不能认识到唯有教师的解放才能带来学生的解放,唯有幸福的教师才可培养出幸福的学生,那课改当然无法推进,教师又哪里是课改的阻碍者?

   唯有保全作为“人”之学生与教师的人格、兴趣、权利、理想、尊严,教育才会散发着“人性”,才让人迷恋和感动,教育不是牺牲、抢占和暴虐,不是奴役、命令和顺从,它必须服务于“人”的需要,从生存到成长发展。从这重意义上说,高效课堂文化的核心是“开放”,是开放与解放,是变一潭死水为一池春水,是充满生命的“泛活”。

   但我们也应该读懂罗杰斯这样一句话,“没有任何人可以教会任何知识”,“高效教师”(算是不严谨的一个词汇吧)他(她)在课堂上实在不应该是教知识,教师带给学生的最大影响首先取决于教师是怎样一个人,他(她)具有怎样的人格、性格,他面对的是“人”而不光是书本,他(她)是在心灵上书写,而不是单单是在黑板上,他(她)是和他(她)的几十个学生一起,在相互激活着自己的生命,在创造一个“未来的世界”——阳光、开放、向上,我们把这样的六个字列入“高效课堂文化”真言,旨在提醒那些做真教育的学校,去审视和创设学校文化,看一看我们的教室、走廊、餐厅、宿舍、校园,有没有文化,是什么样的文化,能不能有利于师生的解放,记住邓小平先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那个教导吧,教育要面向现代化、面向世界、面向未来,就以这个“软件”去给文化“杀毒”,用这样的文化去影响、浸染、滋润、陶冶、激活每一颗生命。

  学生不仅是学习的主体,他还是班级、校园的主体。如果文化舍本逐末,不去致力于研究如何发挥和张扬学生主体,那文化就是没落而无生机的。但遗憾的是,时下许多学校的文化恰恰是这样的,我们有那么多漂亮的楼房、草坪、树木、假山、塑胶跑道、图书馆,可体现出来的不是儿童的意志,而是校长的需要,这样设计出来的文化,没能起到“化”的作用,即便在化,“化”的当然也不是学生,这就是“专制”下文化极其尴尬的呈现方式——脱离了儿童,一旦文化和儿童格格不入,花再多的钱,也无法起来积极作用,而只能是钳制、约束、囚禁儿童,没了创新和创造,便让他们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。哪些东西在这样钳制、约束、囚禁儿童?

   你千万别狡辩,说出一些貌似很有道理的话来,我们只问一句,你是想把学校办成“集中营”还是“政治学院”?是在“育人”还是在培养“棍徒”、走卒?是在倡议“民主”还是在膜拜“专制”?是在培养创造还是在扼杀创新?看不透这些,却一味跟着别人瞎嚷嚷,人家背论语你也跟着背论语,人家弟子规你也弟子规,“规”吧,日本人早在八十年代就开始把学校发展定位在“培养面向未来的竞争力”了,等有一天日本人再杀上门来,他们的屠刀会因为你会背弟子规,你是个谦谦君子,你非礼勿听而饶你不死吗?我们不是不需要培养谦谦君子,但我们更重要的是首先要培养能保卫家园的虎狼之师,让每个中国的孩子“如狼似虎”,像英雄一般站出来抗击,而不是培养摇尾乞怜的汉奸,我不信他们还敢凌辱我们的国土、欺辱我们的姐妹。鲁迅说,培养“战士”,托马斯说,教育是在为一个未知的世界培养人才,你千万别“倒退”,为“封建社会”培养鹰犬和唯唯诺诺、只会说一句“嗻”的奴才,不信,在这样下去教育就回到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了,但今天的有些学校正在积极赶往回原始社会的路上。

   因此,把学校的自治权还给学生,鼓励他们去创设匹配和适合他们的文化是当务之急。教室是谁的?答案是学生的。学校是谁的?答案是学生的。走廊、操场、绿地、树木……是谁的?答案是学生的。既然是学生的,好比他们自己居住的房间,要体现出来的当然是他们的意志、格调、兴趣、价值。

   成立学生实施学校管理的“三驾马车”:学管会、学生会、团委。大校长每周任命一名学生担任执行校长,然后让他再去组阁,我相信这个学生校长一生都会珍惜这份荣耀和敬重。而学生会则把重点放在学校日常工作的管理上,让学生自主发现问题并自主处理他们的“内部事务”,团委呢,则把怀有各种天赋、个性、特长的学生集合起来,成立兴趣小组,甚至把兴趣小组升格,比如文学社升格为“文学院”,自然兴趣小组升格为“自然科学院”,你也学着任命成员为“院士”,而且鼓励“小院士”们给大院士写信联络,聘请他们担任名誉“院长”,大手拉动小手,并出版自己的《自然科学》杂志。而对于本校的部分由才华的教师,现在课堂不是限制他们讲而遭遇到了抵制吗,现在,你就发挥他们的作用,鼓励他们成立“教师俱乐部”,会跳舞的成立舞蹈俱乐部,会写诗的成立诗歌俱乐部,教师俱乐部和学生社团挂接呼应起来搞,你想象一下这样的学校生活是什么样的。

   当然,教育是为了展示和张扬学生的个性和进步。沿着这个思路,我们是不是还要重视班级乃至学校“媒体”的创办呢。广播站,为什么不可以尝试每个班一周,轮流负责编采播,“竞”起来,学校里的一切事情都“竞”起来,就能够激发出“声色”。对了,学校就是要围绕“声色”来创建“特色”,其实,特色就特在“学生”上,而不是你每年能考上多少清华北大,你有多少名特级教师,有什么领导来视察过学校。“声”是广播站、电视台,“色”是班级媒体,当然包括黑板报和班级报纸。除了鼓励他们创办这些,顶重要的是你要把他们的创作成果适时地“展览”出来,千万不可养在深闺人未识,这样就失去了原动力了,如何展览?很简单,你只需要在通过教学楼的过道上,栽上几个橱窗,然后不断展览更换,除此外,每周还要评奖,各种奖状不断发,别小看奖状,,虽然不值钱,但它代表的是什么,没有人不看重自己的脸面的。

   具体到班级,我必须要特别说明,现代班级他是一个集体,是由几十名学生和他们的老师构成的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。班级的权利权当然首当其冲地要归还给学生,班主任是谁?是学生。老师干什么?是学生班主任的助理,叫助理班主任。没有了教师的权威性,学生管学生靠什么?靠拳头显然不行,真正可靠的是是文化。班级文化更多体现在班规上,你知道美国年度教师克拉克先生的“55条班规”吗?如果没有,请研究一下,相信你会受到不少的启发。

   在军队,有雷锋班、有钢七连、有英雄团,为什么?如果你是一名新兵,你是雷锋班的战士,那我相信你会骤然觉得这个班与别的班与众不同。那么,是什么带给你这种感觉,是什么影响到了你的行为,我说是“传统”。好了,有人会立马眼睛瞪圆,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不是反传统吗,现在咋就又倡导传统。我哪里反过传统,我反的是非人性的专制和暴虐。雷锋班的“传统”是激励向上,催人奋进,是给品格“沐浴”、给灵魂“洗澡”,你看这样的“传统”符合我们的文化主张——阳光、开放、向上,那这样的传统就是好传统。

   班规的具体内容从哪里来?当然不能凭空杜撰,它来自于生活,关联于成长,是发生在身边、生活、班级、道路上的问题。把这样的问题一条条罗列出来,然后,就有了“活动策划”,我们的原则是,活动设计越具体越好,范围越小越好,指向性越准确越好,这叫“三好”原则。这些琐碎繁杂的问题,现在可以条分细缕了,用“主题班会”的形式,召开民主会,一天揪一个,揪一个就解决一个,把解决方案写下来,然后全体同学要郑重签字画押,宣誓遵守,这就是班规,更是“班级法典”。

   违犯了班级法典怎么办?要“惩戒”。惩戒和惩罚一字之差,可和惩罚有天壤之别。惩戒当然应该是善意的,惩是手段,戒才是目的。你不能因为某位学生违犯可班规就罚他扫地、提水抹桌子,因为劳动是美德。

当然关于文化系统,远非这么个篇幅能说清的,但请记住这样一句话——

   凡是一切不利于开放和解放的文化,都必须敢于坚决的剔除。

二、   高效课堂评价系统叫“以学评教”系统

   评价不是为了甄别、排队、控制和打压,而是为了改进、完善、激励和提升。

   如果高效课堂是“汽车”,那以学评教系统就相当于“高速公路”。没有高速公路,仍然显现不出“汽车”较之传统课堂那架“旧马车”的优势。

   高效课堂之所以把相信学生当做教师的师德,是基于教育必须体现在学生身上,以学生的学习态度、学习状态、学习情感、课堂幸福指数、学习收获、成长轨迹等作为判断课堂价值的依据。

   尤其是课堂幸福指数,它要考量学个个体和群体之间的存在状态,按照马斯洛的五大需求理论和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,从关注知识、到关注能力、关注永续发展,从关注个别人的发展到满足团队的发展需求,从关注达标率到关注情绪、情感和精神,从要求承受到关注但当,从教导式管理模式到关注自主成长模式。

   任何有意义的成长都必须基于自主,基于信任、尊重和发挥。承认价值和发挥作用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。正是基于这样的教育价值感,高效课堂依托“相信学生、解放学生、利用学生、发展学生”这个灵魂建构评价体系。

   当然相信学生是把学习交付学生的前提,敢于交付。不仅交付“学权”,还要交付“评价”,即以学评教。经验告诉我们,课改成在教师,败在校长,校长在课改中的责任什么时候都应该比教师的更大,而不应该一味把不改的责任加于教师,不明确这个职责,课改很难推进下去。校长是一所学校的领头羊,就应该发挥出领军的“羊群效应”,否则校长就会成为课改最致命的“短板”。

   以学评教首先要求校长要深入课堂、以身作则、揪住课改、建构评价。评价的核心是明辨是非,统一“好课”的标准。高效课堂这样评价:能让学生学会并且会学的课才是好课。这当然是仅指实然目标,加上应然目标,这样说就较为完整,“能让学生学会并且会学、乐学、创学的课才是好课”,能让学生学会并且会学、乐学、创学的老师才是好老师。

   夸美纽斯说:“找出一种教学方法,使教师因此可以少教,但是学生多学”,德国教育家狄斯多维认为,一个教师教会了学生知识他不是一个好教师,一个教师教会学生发现知识,他才是好教师,叶圣陶指出:“先生的责任不在教,而在于教学生学”,威廉·亚瑟·伍德认为:平庸的教师讲述,好的教师解释,优秀的教师示范,伟大的教师启发。

   陶行知先生把世上的先生分为三种,第一种只会教书,结果把学生变成书架子、纸篓子。第二种,不是教书,而是教学生,但学生仍是被动状态。第三种是把教和学结合起来,让学生学会自己学习。他认为,第一种最糟糕,第二种不好,第三种最正确。

   什么教学的前提都应该是“目中有人”。那么,重视学则必须首先重视对儿童的研究,离开了对“学生”的研究,“学”则成为无稽之谈。

   陈鹤琴认为,儿童心理有七个特点:1.小孩子是好游戏的;2.小孩子是好模仿的;3.小孩子是好奇的;4.小孩子是喜欢成功的;5.小孩子是喜欢野外生活的;6.小孩子是喜欢合群的;7.小孩子是喜欢被称赞的。魏书生认为:每位学生都有自己的潜能,有的学生获得较多的机会,掌握了方法,便有了较强的自学能力。也有的学生遇到包办代替过多的教师,被剥夺了发挥自己潜能的机会,没有掌握学习方法,自学能力当然弱。陶行知说过:“人人都说小孩小,谁知小孩心不小;你若小看小孩子,你比小孩还要小”。生本教育的郭思乐先生也说,“人之初,性本学”。

   从诸多的论断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1,学生不是承装知识的容器;2,学生的学习应是主动的;3,学生需要教师的尊重;4,每个学生都有潜能。

   评价必须从“学生”和“学”入手,如果不从“学”的角度去评价课堂、影响和引导教师的课堂教学观念转变,那课堂只能脱变为某些教师的“秀场”,一味展演自己“课堂艺术”的行为,属于典型的越俎代庖。评价是武器,不建立评价,又如何推进课改,因而要坚持“评价先行”。

   教师不可以占用课堂时间肆意表演,这是课堂教学的一个基本底线。“鸠占鹊巢”这个词似乎很贬义,但时下的确有人就这样一直霸占着课堂,学生哪里是学习的主人?是课堂主角?是发展的主体?我们一直在讲“主体与主导”,课改真正的观念其实就包含在这对关系之中,而课改的最大难点也恰恰纠结在这对关系中。研究保证和落实学生的主体地位,抑制教师在课堂上对自主学习的制约,正是建立课堂评价系统的目的所在。

   课堂还用争论教师该不该讲吗?也许很多人会这样“建议”,教师“必要”的讲授是不可去的,离开了讲,还能称为教学吗?我当然接受这样的观点,问题是,教师的讲什么时候才是“必要”的,谁能说清讲与不该讲的界线在哪里?如果我主张这个问题该讲而你恰恰认为不该讲,发生这样的争论怎么办,听谁的?或者王老师水平高该讲,而李老师刚毕业没经验不该讲?王老师和李老师的水平高低如何界定?

   别空耗精力一味扯皮了,讲和不讲都要有理由。你是否承认传统课堂讲得过多了,乃至于满堂灌、满堂讲,而学生只是讲的附属,是知识的容器,要不怎么会有人总结说传统课堂其实也就六个字,“教师讲、学生记”,而考试成绩从哪里来的,死记硬背加题海战术,无他!

   有人或许会问,不让讲了学不会怎么办?当然,这种情况实属正常,但学不会依然不是不把学习还给学生的正当理由。好比小孩子走路跌倒,教师在遇到学生遭遇到学习困难时,当然需要适时“点拨”,但点拨不是讲授,不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孩子从地上抱起来。如果教师一等学生遇到学习困难就名正言顺地开讲,那学习能力恐怕需要很难生成。今天,任何人都应该明白,一个以“教”为主体的课堂,实质上就压根儿就没真正完成新课改关于教、学、评方式的转变,仍处于“旧课堂”窠臼里,因此教师要“以模代讲”。评价课堂首先应该抑制讲,尽可能要求教师按照模式上课,无论教师专业化水平高低,都必须遵守课堂“规定”,以维护“标准”的严肃性和公正性,好比桑塔纳和宝马,一旦上路敬请遵守交规。

   高效课堂围绕评价这样具体建构,好课三看:“自主程度、合作效果、探究深度”,而三个度的重要分值取决于“课堂氛围”、“参与度”与“达标率”。具体到一节课,要注重“三效”,即效率、效益、效能,也就是说看投入、看产出、看能力增长了多少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评价系统重在有章可循。它分为课堂督察制度、集体备课制度、反馈会议制度、树优促差制度、奖励晋级制度、管理评价制度等等,当然评价并非越系统越好,相反,我们主张评价要删繁就简,力争人人能评价,要注意“少与多”、“点和面”、“简与繁”、“粗与精”的关系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评价系统重在督导。比如领导干部要能上出“指导课”,中层或者骨干教师要上“示范课”,一般教师要上出“过关课”,力争人人达标、个个过关。其实支撑学校内涵发展的恰是课堂,因为“学校的产品是课堂”,具体一节课的评价如何,一般情况下是先有学生当堂打分,然后结合“验评组”评分,两项相加得出评价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评价重在明确责任。比如我们要求领导要全部下放班级搞承包责任制,每个班级课改的第一责任人,都是领导。我们一般要求课堂问题不过夜,每天至少有一把手校长召集一次“调度会”,对于出现的问题,要追究第一责任人的责任,并拿出限期整改措施。问题不过夜即“即时性”,而课堂评价一旦出了结果,马上“公示”暴露,当然前提是客观“公正”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评价重在反思。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高效课堂又叫反思教学。教师要根据课堂出现的问题,虚心接受并及时改进,教师的成长在课堂,因此上课就是进修,教师专业化发展的培训师首先是学生,兵教兵,兵教官,兵强兵,兵强官,教学共进,师生相长。高效   

   高效课堂的评价以团队评价为主、个体评价为辅。尤其是注重研究发挥年级组、学科组、班主任三大组织的作用。

   评价同样有个“六字真言”:即时、公开、公正。

   三、关于高效课堂系统,其实我们已经介绍得够多了,围绕“两惟”建构和解构新课堂,努力实现“知识的超市、生命的狂欢”。

 高效课堂如何操作

   高效课堂其实是一个“大课堂”概念,它既包括45分钟构成的“课中”,也包括这节课的“课前”和“课后”,而具体到一节45分钟的课,还可以分为三段,不妨叫做小课前、小课中、小课后吧。

   高效课堂从来不是以增加教师的工作负担为代价。在推进过程中,我们要求教师要学会重新分配时间精力,即在课中用减法,而课前、课后用加法,或者概括为“抓两头,放中间”。课前做什么?编制导学案,课后做什么?修补导学案。

   关于导学案,我要借此加以特别说明,导学案其主要功能不是为了“学会”,而是为了会学和能学,它是学生学习的方向盘,更是学习能力的源头,因而导学案不是习题集。这个提示很重要,导学案必须能够生成能力,而前提是它首先要让知识之间具有必要的联系,要呈现出“四化”,即知识问题化,问题层次化,层次梯度化,梯度渐进化,导学案的核心是“三学”,即学生、学情、学法。那些把导学案弄成习题集,模拟高考试题进行强化训练,练完讲,讲完练的做法恰恰是我们坚决反对的,导学案重在“导”,核心是“学”,而案是基于“三学”的设计。

   课后呢,教师通过课上反馈,要针对出现的问题,“利用”课代表或者小组长实施帮扶,然后教师根据课堂经历,对导学案予以修补完善即备好课后课。

   高效课堂的抓手是小组学习。这个小组和传统的小组有较大区别。高效课堂的小组其实很像是“小班化”,教师“利用”学生,恰恰是首先利用好小组长,小组长等同于一个小老师,是所在小组的学习领袖,小组内部有按照个体学力划分为AA、BB、CC三个层次,当然这个划分是“动态”变化的,它随着学生学习力的变化而变化。严格说来,一个小组6——8人,小组和小组之间是相对独立的关系,每个组按照自己的要求和进度,各自为战,但又充满了竞争、对抗和质疑。

   高效课堂是否重视模式的构建,模式或许有其僵化的一面,但另一方面,它同样可以承载课堂之规,正如行驶的汽车必须遵守交规一个道理,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都需要一个基本的“规则”约束,课堂一旦变成了“自由发挥”,则很容易导致一场混乱。高效课堂的模式重在流程操作,一般分为预习、展示、反馈三个环节。

   预习不是传统课堂上的自学,它的要求是,学生围绕导学案开始自学、对学、群学,一般不对预习环节做时间要求,凡是学生能够自己学会的要尽量自学。预习之后是展示。展示是高效课堂的一大亮点,甚至有人把高效课堂称之为“展示课堂”,高效课堂十分重视展示,我们一向认为“展示是解决学习内驱力的金钥匙”,谁都别轻视展示,展示即“发表、暴露、提升”。从操作技巧上说,展示又分为两种,小展示、大展示。小展示是指以小组为单位,在组长的带领下,每个同学都要将自己的学习过程在黑板上写出来,而教师要根据每组在展示中暴露的问题,组织全体同学参与的“大展示”,大展示其实是和反馈连接在一起的,反馈当然不是考试,反馈甚至都无需教师去亲自完成,具体的做法是,以对子为单位,两两之间相互测评、修正,然后整理导学案、整理纠错本。

   对于某些教师而言,担心的是可能会影响其教学进度。这不奇怪,刚开始课改时,学生因为长期对传统课堂的教师讲形成依赖而造成的不会学,当然会导致影响课堂进度,但久而久之,只要放手给学生,用进废退,解决了“磨刀”问题,还需要过分担心不会“砍柴”吗?

   当然有些人一直在提“学无定法”,但对于教师大众,恐怕唯有“教学有法”才能达到教无定法,教学的艺术本质上就是立与破的矛盾,在不断的否定中完成进化,离开了教学有法的“临帖”阶段,恐怕也造就不出“书家”。教学唯有回归到“法帖”上,唯有按照交规行路,或许才可以少发生些不必要的“车祸”。

 教师在课堂上如何“主导”

   师退生进。教师的主导,可以理解成“主要是引导”,与其说“引导”,不如说“点燃激励”,从原理上讲,教书好比开汽车,课堂上对学生学习兴趣、表演欲望、个人成就的激励犹如踩着油门发动汽车,假如课堂动力系统始终休眠,不会“点火”则让课堂难免沉闷无聊。如果果真可以把教书比喻成开汽车,那需要抓好四大步骤:点火启动、握紧方向盘、踩着离合换挡,关键时候要踩住刹车。

   点燃激励是点火,方向盘就是导学案,课堂环节流程是离合器,刹车就像达标测评。

    高效课堂的操作技巧,我们不止一次提醒要“抓两头,放中间”。如何理解这个“放”,或者说教师到底应该怎样“放”?放,当然是放手,但放手不是“放弃”,而是“把学习交给学生,把责任留给自己”。教师在课上的“放”,也可以理解成“垂帘听政”,只是对学生学什么的大致范围加以明确,至于怎么学实在无需费力,更何况,“知识的超市”本来就要求不同层次的学生要学不同层次的问题,与之“匹配”不同的方法。因而垂帘听政要求教师要围绕课上“四主”来主导,即学案主导、学习主动、问题主线、活动主轴。并且在“四主”原则下,让责任体现在“盯、观、跟”三字上。

   “四主”的学案主导无需多言,学习主动却很关键,课改如果不解决“变被动为主动”的实质性问题,就没有真正内动力的产生,而主动来自于哪里?责任、兴趣,它和权益和使命挂钩,和认知方式发生关联,教师唯有尊重学生的认知方式,让学生在“做中学”,拓展、挖掘、思考、感悟,才能激发其自主性、主动性和创造性。问题主线,课堂如果从知识学习的角度,也应该明确学习的基本任务就两个,即“学会自己不会”的,或者说“把不会的学会”,当然这还不够,要想让学生青出于蓝,而不是受限于教师的知识结构带来的影响,那么还要学会“老师不会的”,或者说是“把老师不会的学会”,因此课堂上就要让每个学生去“发现问题”,然后确立目标可攻关克难。活动主轴,高效课堂认为“不活不动”,活和动是孪生关系,动起来才能活起来,活起来效果才能好起来。动有“三动”,身动、心动、神动。身动,则首先是反传统课堂的纪律的,允许学生在课堂上动着学,当然一味动也不是真正的学习,因而课堂始终要动静结合,动中寓静,静中含动,动静相宜;心动则是指学习要与经历、经验和生活发生联系,神动则是指形成彻悟,内化为智慧。

   教师在课堂上的“盯、观、跟”是依据学情的需要来确定的,现在我们需要先明确一个基本概念,即一切教学的起点是什么?是进度、计划、还是教案?不对,是学情!脱离了学情的教学,要么是自说自语,要么是浪费时间。教师怎样参悟“盯、观、跟”?所谓“盯”,盯的首先是学习目标和学习任务;观,观的是学生的学习状态和学习过程;跟,跟踪进度、跟踪效益、跟踪发展。

 几个基本辨别常识

   现在我可以这样下结论了:仅仅高效的未必是高效课堂,但高效课堂一定高效。我甚至还可以这样说,“唯高效”的课堂不用怀疑,它属于应试教育的阴魂不散,如今又披着高效课堂外衣来霍乱教育。这是我写这篇文章,批判带引号的“高效课堂”的初衷。

   其实鉴别高效课堂的真伪并不复杂。

   第一,   看黑板多少。

拉开课桌未必就是高效课堂,这句话没错,但没有黑板却难以实现高效课堂的真正理想。黑板相当于超市的货架,没有货架的超市岂能称为超市?也无法指向人人、实现分层。好教育必须为学和学生而设计,尊重差异,各取所需,因材施教,人人成功。

   第二,   看学生动的如何。

学生是个别在动,还是全体在动?是主动在动还是被驱使在动?动有三看,听声音、评动作、看表情。好教育其实就写在脸上,盛在眼中,种在心里。一节好课,要从三个维度来评价,课堂氛围、参与人次、学习效益。

   第三,   教师讲些什么

不是不准讲,而要看讲是否服务于学,是灌输还是启发,是教导还是诱导,是告知结论还是梳理思路。当然初期可以精讲,但建议尽量少讲,好教师一般能“不教而教”。

   第四,   是否使用模式

模式未必适合每个学科,但没有模式的课堂往往会更加糟糕,模式是基本法度,有时候模式也是生产力,有模式至少可以让每节课“保底”。

   第五,   导学案是不是能“制导”

导学案承载了“育人”与“会学”的诸多功能。导学案不是习题集,是学生学法的“学步车”,是到达能力目标的导航仪,是驶向终点的方向盘。

   第六,   测评不是考试

高效课堂立足实然目标,抓住应然目标,抵达必然目标。实然目标寓于应然目标,既通过学会,然后会学,体会乐学,生成创学,实现新课改从“三位目标”到高效课堂“四维目标”的跨越。测评既是考察不同层次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,更是寻找和查看学生能力的生长点,对学习情感和精神成长做出验收。

   第七、课堂评价几个标准

预习三要:围绕导学案预习、自主解决50%问题、标注出“不会的”问题。

展示三性:展示选择“近共性”问题、强调展示过程中的互动性、追求生成的价值性。

小组三评:互动温度、拓展宽度、生成的高度。

课堂三环:预习、展示、反馈。

课堂三生:生活、生态、生命。

学习三法:独学、对学、群学。

学案三背:学生、学情、学法。

课堂三动:身动、心动、神动。

学习三宝:双色笔、活页夹、纠错本。

   简单来说,课改其实很“简单”

   如果你认为从“系统”入手太过复杂,那我可以把高效课堂简化成操作性很强的东西,当然我还是要提醒,课改其实不是“方法”的改良,是观念的革新,但任何革新都需要落实在“方法”上,通过“技术”的手段去加以实现,一旦离开了可触可及的“方法”、“技术”,就变成了纯粹的理论探讨,“坐而论道”或者指望用理论去解决具体问题是不现实的。

   改变学习状态就是课改。

   如果你真正理解了这句话,那就去做吧。

   其实,知道课改是什么只需要三分钟时间。

   火箭发射复杂吧,可有时候就简单到只需要动动手指头,然后按动一下电钮,中了。至于火箭有几部分组成,它的飞行原理是什么,什么时候进入飞行轨道,这一切和你有什么关系呢?因为你只负责动手指、按电钮。

  教师不是发明火箭的科学家,严格说来,教师只是课堂上的点火者。如果教师只是负责按动电钮的那个人,那么,咱们一起来回答谁是“火箭”呢?那个进入太空、绕着轨道飞行的人,其实正是学生!教师为什么而教,教又是为了什么?咱煞费苦心的不就是为了让学生“飞起来”吗?!

   谁见过按电钮的人搂着火箭一起飞呢?可传统课堂要求教师要会飞,并且还要善于“替学生”飞。其实,这不怪教师,因为教育主管部分和校长们一直在乐此不疲地强迫老师们飞,而且还把教师飞叫做专业化。到头来,教师队伍里果然“飞出来”了几个善飞的,可学生孩子却留在原地“看表演”,甚至连踮起脚尖的可能性也没了。今天的学生有几个离开了教师的教还会学呢?“灌输”好比“喂养”,学生们习惯了“被喂养”。不会学不是学生的错,错在我们的教育观念上。

   教育就是尽可能让学生学会飞翔,并且越飞越高。可让孩子躺在床上,是无法令其学会飞翔的。要想让学生学会飞,前提首先是准许他飞。可教师在课堂上灌呀灌、讲呀讲,时间就在这样的“灌讲”中被无情地占去了、流失了,我们剥夺了学生“自已动手”的权利,自然无法培养出会飞的人,今天中国教育的可悲之处就在于,真正的“飞人”不是学生,也不是教师!

   如果明白了教师的角色定位——按电钮者,那么课改的问题则迎刃而解。反之,如果给教师的角色定位发生错乱,坏了,一旦致使教师陷入劳什子的关于火箭的构造、原理、系统、参数……等等这团乱麻里,今天让他们搞教材创新、多元评价,明天再搞过程控制、教学艺术,搞来搞去,没玩没了,自会令其头晕脑胀,热情全无。这些深奥复杂的玩意儿还是尽可能留给专家们去研究吧,对于教师,他们压根就不是发明和研究火箭的人,教师和教育研究者原本就是两个概念,能不能令其各行其道、各尽其职?让他们只负责按动电钮、操作课堂。因此,课改就是想法让教师的工作单纯了再单纯,单纯到越简单越好,越能操作越好。

   现在就有这样最简单、最单纯的方法——高效课堂的五步三查模式。这套模式和“按电钮”差别不大,亦和“傻瓜相机”一样操作简单,你尽管按动电钮就行。

   第一步,学案自学,让学生找出学习困惑,而教师“一查”自学进度、效果;第二步,让学生围绕困惑进行对学、群学;第三步,让学生以小组为单位,在组长组织下,“展示”学习成果,谓之“小展示”,而教师“二查”展示过程在暴露的问题;第四步,教师根据小展示暴露出来的问题,组织全班进行“大展示”;第五步,学生归位,整理学案、整理纠错本,而教师利用对子“三查”对子测评。

   简单吗?非常简单,简单到你只需要按照这个步骤“准许”学生去做。所谓“不教而教”,能让学生学进来,犹如火箭一般“飞起来”的老师才是好老师。

   这套模式具有很强的普适性,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:学习本来就是学生自己的事,而教师只需要尽可能地“让学习发生在学生身上”。当然,在学习“发生”之前,教师得善于激励、点燃学生的学生兴趣和学习热情,这和“按电钮”无异,而学生的“学”难道不是火箭的飞行吗?

    掌握这些,只需要三分钟时间。再重复一遍,课改原本就没那么难!

   最后我还得总结一下当前的课改,在我看来,教育最缺少的不是师资,甚至也不是资金,缺的是当下教育人对教育的“宗教情怀”,如果仅仅把教育当做一个职业或者把校长当成官来做,那教育不可能完成自我救赎,当热也不可能得到涅槃。教育要有出息,前提是咱就得拿着命干事,就像蝉,敢于爬到树梢上,脱一层硬壳,饮露而鸣,唱醒朝阳。

 (点击数:11257  更新时间:2010/11/19  文章录入:宋军耀)
   
2019年9月各年级、备课组教学计划
第一页   上一页   下一页   最后一页     相关新闻共3页  当前第1页
   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学校简介 | 公开意见箱 | 报名指南
  版权所有:河南省漯河市高级中学      最佳浏览:1024×768分辨率
地  址:河南省漯河市文化路59号    邮  编:462000
电  话:0395-2124379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设计制作:黄建锋 宋军耀
    豫ICP备06009641号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豫公网安备 41110202000161号